间氯过氧苯甲酸

我比谁都相信努力奋斗的意义

生活受挫之际读到。泪眼朦胧。

香蒜瓜山人:

青果文志:



去年偶然见了一个高中同学。她自高中毕业后已经五年没有见过我,用她的话说:“真真是吃了一惊”。








我不奇怪她吃惊的原因。因为五年前,我还是一个说话大大咧咧,爱咋呼爱叫唤的“人来疯”,大象腿水桶腰,穿衣服巨没品位的“小胖妹”,没读过什么书,每次在全班同学面前念个学习汇报都紧张,“内涵”两字从来都绕着走的“傻缺”。








大学四年与研一一年所有的辛苦,终于在她那句“大吃一惊”和不可思议的眼神里得到了报偿。








辛苦倒也算不上,但毕竟也是日复一日靠着严格的运动锻炼hold住了体重,最开始3个月减肥近30斤,反弹一次后终于维持在了健康稳定的水平。朋友们爱问我减重经验与局部瘦身秘诀,我仔细回想,觉得每一种方法都可称秘诀,关键是要对自己够狠。那时大学课少,意志力惊人,什么拖延什么懒散都没有,春夏秋冬,学校塑胶跑道6点钟的清晨,一圈又一圈,那种哗啦啦从心底翻涌上来的朝气,原来汗珠也可以掷地有声。








还有很多个夜晚,校园被喧嚣覆盖,大家或是边嗑瓜子边看娱乐节目笑的前仰后合,或是在楼下和男友约会难舍难分,属于自己的那一隅却只能被安静笼罩。有时候在阳台上做漫长的瑜伽“英雄式”动作,或者在床上做漫长的“贴墙倒立”。有时候会听音乐,有时候会看本书,但更多的时光是悄无声息的寂静。但改变一点一滴地进行。








减肥教会我的事,其实是一件至为简单的事,不过是如何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但同时,它又是一件至为困难的事,因为需要极强的自制力和没有任何外界强制时的自我约束精神。从那之后才懂得,所谓坚持,不过是日复一日地重复一件小事。跑步也好,瑜伽也好,其他一切微小的事情也好。这件小事可能没有上淘宝来的轻松愉悦,也没有刷微博来的随意开怀,但是日复一日的坚持与重复,只要怀有足够的耐心,从量变到质变并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像,在别人眼里绝对不可能瘦下来的我只用了三个月就成功了。








后来考研,选了一个高不可攀的名校,别人的不相信和当年说“你看她胖的连腰都没有,哪年才能减下来肥”时的语气差不多。再后来,又是每天六点起床,在荒芜的自习室里坐一整天,十一点一个人走回宿舍,还要在宿舍楼上的通宵自习里看书。几百个深夜,学校的小路上空无一人。门卫大爷用手电筒帮我照亮一小段路,他说:“小姑娘你一个人怎么不怕黑?”我沉默地摇头,只想说我不怕黑不怕冷不怕路远马亡,只怕虚度了韶光枉费了年华。再后来应了别人的预期,和梦想心痛错肩,但也够幸运,第二志愿顺利调剂,最终还是得到了一个好结果。








如今再回想那段时光仍旧感激之至,岁月飘忽如寄,那样不计前路的拼命和酣畅淋漓的付出大概只有一次,好似把一生的热血和热泪都已耗尽。好友写的话至今都留在笔记本上,她说“我们用人生最好的年华做抵押,去担保一个说出来都会被人嘲笑的梦想。”那个冬天永远不可磨灭,深夜漆黑,却觉得前路漫漫,未来可期,所有的梦都做的晴朗透亮。那好像也是唯一的一次,让我觉得原本灰暗促狭的心被希望照亮充盈,一整个壮阔的世界都等待着我迫不及待地去检阅。








这些年来,看书实习,组织社团活动,慢慢地克服了诸多弱点。参加数学竞赛拿了小名次,不再是那个高中时被数学老师坦诚寄语“我该怎么拯救你,你的数学!”、怕数学怕地要死的人。参加演讲写诗歌去朗诵,终于也能面不改色从容镇定地在几千人面前演讲。看了很多书写了很多字,一点一点去观察琢磨,让自己在肥皂剧和娱乐新闻之外找到归属,沉闷地积累着精神的厚度。策划晚会排练节目,新年夜灯火辉煌,坐在台下等谢幕,身边掌声雷动笑声起伏时觉得,啊,原来自己也可以做成一件这样的事儿。成长果然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熬出来的。别人手到擒来的事儿自己拼了命才得到,但那种成长的富足感如此惹人回味,也是如此这般日志才能写的丰厚踏实。








我大学的一个舍友,来自某全国贫困县,家住半山腰,手机信号都微弱。母亲早逝,家里姐妹四人,除她之外都早早辍学南下打工,靠助学贷款交学费,所有的生活费全部来自于零零碎碎的打工。以我浅薄的视野,只觉得她是当真经历过生活苦难的人。大学刚开学时,女孩特别自卑,甚少说话,常常将自己隐没在人群里不发一声,表情里都带着一股胆怯。如今她毕业进入深圳一家知名外企工作,薪水优渥,淡妆适宜,身姿优雅,常被人唤作“白富美”。但只有我看得到她这几年来一步一步的蜕变。是如何拼命打工累到胃痛,在长夜痛哭过后重新为生活打拼,是如何熬夜学习顺利保研,看了一本又一本的书才做到谈吐大方,是如何作为班长获得全班同学交口称赞,又带领我们班成功突围校优秀班集体,甚至是如何一点点研究化妆方法才能打造出面试时的完美妆容。其实蜕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走出自己性格的“安全区”当真需要层层挣扎和失败之后步步谨慎的反思改进。但若有一张大一和研二的对比照,她必然是从一个看上去有些瑟瑟发抖的小丫头变成了浑身发光的知性姑娘。有时爱开她玩笑:“哇,晋升白富美什么感觉呀!”她眼里突然带了泪:“这么多年来的不安全感终于落了地,我最开心的是自己终于有力量去守护家人了。”当然,只有我知道,她一路披荆斩棘咬牙忍受,才从那个荒凉的大山里,走到灯火辉煌处一个温馨明媚的家。








我比谁都相信努力奋斗的意义,是因为人生来就不平等,世界就是如此残酷。但这不代表挣扎和改变没有意义,因为它是从狭隘的生活中跳出、从荒芜的环境中离开的一条最行之有效的路径。以前曾看过蒋方舟说的一段话,她说:“我对社会的残酷,没有怨言,只有好奇。我想沿着‘残酷’,去寻找它的苦难,寻找它的父辈,它粗大的根系。我要溯流而上,期待憧憬着巨大苦难之源如世间最壮丽之景扑面而来。你敢吗?你来吗?”








事实上,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最近小伙伴们聚在一起时均愁云惨雾。那篇由银行HR写的“寒门再难出贵子”一文让在银行实习的我们变得惴惴不安,被分分钟洞穿的慌张让拼命佯装的成熟和处处谨慎的步伐一败涂地。好像十几年寒窗苦读都付诸东流,厚厚一摞专业书籍不敌存款凭证一张,“资源”二字将读书时所有宏图壮志击地粉碎。除此之外,银行坐柜的辛苦被小伙伴们倾吐如滔滔江水,客户经理的心酸被小伙伴们吐槽地体无完肤,所有奋斗过的青春以如此苍白的姿势告终,所有激情都将被琐碎无边的小事消磨至尽。想到这里,如此酷暑中,心也竟一下子凉了下来。








但是我仍然比谁都相信努力奋斗的意义。虽然努力了这么久仍然买不起一件奢侈品,也去不了蓝色海岛上度一个悠然的假期,甚至可以预见到,自己未来挤公交车上下班的焦躁,和依旧淹没在柴米油盐中的平凡一生。但,还是“努力奋斗”这四个再简单不过的字,让我的视线跨越那个灰尘扑扑的小县城,抵达一个更广袤无边的世界。甚至,它成全了我所有卑微的梦想,不管是小学时的“考上大学”,高中时的“成为瘦子”,还是大学时的“在杂志上发表文章”,研究生时的“万水千山走遍”如今也已经在路上了。我也相信,它将成全更多卑微的梦想,带我去自己梦寐以求的世界。








好似所有的波澜壮阔都会化为细波,所有的锣鼓欢鸣都会归于岑寂一般,热血沸腾的青春带着它浩浩荡荡的气势一路走远了,只留下庸常生活里难以消解的冗繁、干枯、琐碎、燥热。但我仍然想找回青春里那汩汩流动的热血,去向残酷世界讨个说法,去和曲折命途勇敢单挑。








因为我比谁都相信努力奋斗的意义。








按照二十几年来“命运它从来不会给我最想要的东西”这一惯例,我可能最终还是会失意败北,失望而归。但好歹给孙子讲故事的时候能吼一嗓子:“你奶奶当年虽然是个傻X,但一丁点儿青春都没特么浪费啊!”








盛夏晚安,八月加油。
















文字 / 伊心


【三日鹤】惊梦未醒



- 鹤丸的陵墓奇遇记,别名古墓丽影【并不是
- 本已双向单箭头的前提之下。
- 私设应该有,没有考据过的历史盲,欢迎捉虫。

是窸窣作响的水滴声抑或对黑暗习以为常的动物在百无聊赖地活动筋骨。黑黢黢的地下空间不算逼仄,甚至称得上宽敞一类的形容词。只是没有活人,更遑论让他渴望大显身手的战场。
这是鹤丸国永随安达贞泰下葬的第三日。
身侧古朴厚重的巨大木箱中长眠着姑且被他称作是主人的男子,算得上是个人物吧,只是崛起得太快也倒台得太快。不过那无数次落在自己刀鞘上的,布满薄茧的粗粝指尖让鹤丸不得不承认,这位主人是真的无以复加地喜爱他。
喜爱到带进坟墓啊……他自嘲地勾起嘴角。喜爱到生前的朝夕并肩作战也无法满足,喜爱到要将他缚在自己身旁直到一同化作一抔黄土。
既然如此,身为锋刃的意义又何在?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毕竟没有热血浸染甚至见不到天日的幽暗余生早已让他找不到存在的意义,这尚年少的刀灵就此消散去吧,没有什么不妥。
可偏偏,他鹤丸国永做不到。
幻化成人形的付丧神,究其原因不过是执念。而那轮灼灼八重樱下的清秋冷月,是他未竟的执念。
何况头顶这一方厚重的土地早已将夙愿完成的可能生生斩断。他将再无法见到日光,正如他再也无法见到银霜色的月华以及月华下笑意宛然的绝世美刀。他将守在这里,守着千百天千百年后锈蚀斑驳的废铁寂寞地不会老去。
干涩的眼睑早已无法掀动出些许生机,他却硬生生地从中酝酿出一点温热的湿意。
“真是……无聊得快要死去了啊。”
侵吞一切的混沌,在脑海中无边无际地蔓延。


“你说,陵墓中有什么惊吓对象可以寻找吗?”
“怪谈会如何?啊,当然是我单方面对你讲。”
“那么或者,干脆你掀开这箱子……呃……是叫棺材来着吧?掀开这棺材来吓我一跳吧!”
“……啊。意料之中的冷淡反应呢。”

“只有被说是冷淡这一点不能被允许呢。”
惊愕地睁大了双眼,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
靛蓝色的衣袂顺着棱角分明的木质箱体垂落在积有一层厚厚尘灰的地面,好整以暇地坐在棺木上的付丧神一脸脉脉的笑意,剥离不开的一半真心一半假意。
三日月宗近。
鹤丸鬼使神差地伸出指尖。顺着衣摆,触碰到冰冷的甲胄时微微缩瑟,再继续向上路过严丝合缝的领口和柔顺的发鬓,最后停在眼角。触手可及的位置,一弯新月浮现。仿佛在担心这个人如同他的凭空出现一样凭空消失。
“我不是在做梦吧三日——”
“相比之下,鹤丸君一见面就亲热至此才是真的吓到我了呢。”
眼前这个风华绝代的青年不过与鹤丸一面之缘,姑且称得上是鹤丸的长辈,称呼中还有隐不去的疏离,更不知道眼前跳脱如鹤的雪白少年心底应当归类于倾慕的情愫。
当然,鹤丸也没有准备让他知道就是了。
“抱……抱歉,但你……确实不是幻觉?是货真价实的三日月……先生?”
“嗯。是的。”
“三……三日月?”
“嗯。是我。”
现在是鹤丸国永随安达贞泰下葬的第五日。
他在幽深的墓室中看见了光。

“这么说,鹤丸君不是正想讲怪谈吗?来吧,我做你的听众也不错,哈哈哈。”
讲花开似血的不祥樱树还是雨夜鬼哭的荒山凶宅?
不,不行。
他想讲的有太多太多,可它们难以启齿,不合时宜。到最后,声音都梗在喉头。
“哈哈哈,难不成是在倾慕之人面前羞于启齿?”
鹤丸瞬间猛一抬头。


距离三日月刚出现的时刻,鹤丸已经一整天没有和他说话了。这种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尴尬让他不知所措。他们之间短暂的对话就这样生硬地截止在了三日月的一语道破,便再无下文。对方也只是微笑着坐在违和感十足的棺木上抿唇微笑,端庄不改。
窒息一般的宁静中,鹤丸只能不断踱步来纾解无聊和疲劳。
“鹤丸君不打算问问我出现的理由吗?看来作出了过于惊人的发言呢。哈哈哈,抱歉抱歉。”
许久未开口的声音依旧清越,眼前这个安放了自己一腔年少时无处安放的憧憬的青年面前,鹤丸似乎是无法控制地语塞。对方倒也似乎不甚在意,兀自说了下去。
“说实话,第一次见到鹤丸君的时候真是难以忘却呢,那种感觉。人类大概称之为惊艳吧?
“鹤丸君纤细却不纤弱的身姿,的确,相当动人啊。
“嘛,虽然很快就被年少的鹤丸君吓了一跳呢,哈哈哈。
“蹙着眉头叫我[天下五剑大人]的别扭样子也异常可爱呢。实在是让身为长辈的我歆羡不已的活力啊。激起了我的……应该称作保护欲吧。
“不过后来发现鹤丸君完全不是需要保护的类型呢。眼中的战斗欲如此鲜活浓烈,有不逊于容姿的实力,实在是无愧五条之名的一振好刀啊。
“那偶然一次看见鹤丸君刀鞘舔血的身姿,令我念念不忘很久呢。哈哈哈。
“……感觉就像,发现了为之而生的宝物,那样的感受。
“实在很想再见一次呢。”
他站在鹤丸面前,一步步走近,身量比鹤丸略高,挟裹着交织的压迫感和安全感矛盾地围困住他,使他无所遁形。
“所以啊,鹤。”
呼吸贴在耳畔,潮湿而温热得令人失神。
“不应蒙尘的你被陪葬这样的事……果然,还是想来陪陪你呢。”
双臂环住鹤丸,鹤丸感觉过了很久,久到自己反应过来,伸出双手,笃定地紧紧回抱住三日月。
“所以你是如何知道我的……心意的呢……”
“哈哈哈,说起来,我似乎生来就能够听得见鹤心中的声音呢。”
鹤丸想伸手掩住酸涩的双眼,犹豫片刻,却抬起手来,牵住了被黑色手套紧贴的修长手指。
而那双手却跃动起明灭的微光,变得通透起来。
“三日……月……?”
“哈哈,看起来离开本体太久便会消散的传闻是真的呢。”
朦胧光晕中不真切的他低垂眉眼,笑容古井无波。
“鹤可一定要来……找到我呀。”


睁开双眼的鹤丸处于放空的状态,许久,唇角牵起一个苦涩自嘲的微笑。
“已经到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地步了吗。”
“不过,趁刀灵消散前做了场春梦,亦不算遗憾吧。”
以这样一种形态了却执念,鹤丸发现自己的周身也微微腾起萤光,指尖呈现薄如蝉翼的透明色泽。
明明想对自己说,已经不留遗憾了,眼角却反射出颤颤的,晶莹的光。


风拂落的花瓣沾在衣角,夜晚醒来愣怔许久后三日月选择信步于庭院中。
捻起一枚玲珑的花骨朵,三日月开始回忆刚才的梦境。


头顶传来轻微的骚动声,是泥土被翻动的声响混杂着交谈声。
“鹤丸国永吗……即将见面的将是怎样的好刀呢……”
随着期待的低语声和不断的挖掘,一线霜色的月光倾洒在身,身体奇迹般停止了消散。
莫名地感到安心。
那么,三日月。
从现在开始,让我来追上你。

- Fin.
作者码字时自己也没睡醒【。
如果能理解我想要表达的设定就太好啦www

迟到了三天的生贺呢。亲爱的,生日快乐,谢谢你,以及,我爱你。

唔……

*曾经夭折的文中的一小段……那大概是一篇犯罪拍档paro……算了说多了都是泪【

毕竟是原设死神的男人啊,对吧,狛,枝,君?日向的语调轻缓得颇有点让人想入非非的意味。
比不上日向君91cm一击必杀……对方的手行动利落直接探向了传说中的size惊人。
哦?日向微笑依旧无懈可击。
嘛嘛……幸运慢条斯理按下日向手中森冷的枪口,手臂慢悠悠爬上对方腰肢再松松圈住,咕哝声几不可闻,玩笑当真不得啊日向君,总之……先休息一会儿?

More Than【利艾】chapter1

“说实话,这孩子不仅失语,在精神方面也潜在着一些问题。”

听着韩吉收起吊儿郎当,语气略带沉重说出的这番话语,向来表情鲜有变化的利威尔还是将眉头微微地蹙了起来。

“目前可以判断的是这孩子失语的原因是惊吓过度。而我们猜测这与他父母的死有关。但恰恰因为父母双亡,我们在考证方面没有任何进展。他们是这孩子最后的亲人。或需要对他进行深入的了解,只有接近并尝试开导他这一条路了。”

想着韩吉最后留下的话和意味深长的眼神,利威尔怀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鬼使神差地叩响了那扇病房门。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

利威尔推开门,踏破了一室静谧。男孩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中央宛若停止呼吸,听见脚步声咬了咬毫无血色的下嘴唇,下意识地双臂交叠着环住自己,做出一个传达出“冷”的动作。仿若被遗落在了荒岛,用尽一切办法妄图逃出生天,最终依旧孤立无援。碧沉沉的双眸流转着窗外夕阳的光辉。或许放在一周以前,利威尔敢说它们剔透过全世界最优质的翡翠——可如今,那双眸尽管无暇依旧,却能觉察出沉淀下的一丝微不可查的悲凉暗色。而那点晦暗侵染这汪浅碧的原因,正是他们所这里寻找着的。

那双小小的手竭力伸长抓住了床头的笔和白板,端在膝头,每写一个字孩子都仿佛会在下一秒脱力倒下。一笔一划生涩却分明,显然学习写字并不久。

明明是应该在妈妈怀里猫儿般撒娇的年龄。

回过神来时,墨水已经在雪白上已经留下了稚嫩的字迹。

“艾伦▪耶格尔,今年6岁。”

当男孩吃力地写完了句子,抬起头来用小鹿般干净的眼神望向自己时,利威尔确信,他的内心深处翻涌起了一股25年来从未感受到过的微妙情绪。

“还不赖。”

要说起来,人生中也的确是有许多难以预料。比如当初利威尔仅仅是抱着一个医生对患者的心态想要用一段时间来试着突破重重关隘,一探这孩子心底幽谧的花园。却不想在未知的旅途中,这“一段时间”竟演变成一生之久。

但不论如何,他也不会后悔在那个西天铺锦流金的美丽时刻,将外套以自己无法想象的轻柔披在男孩身上,轻抚那颗毛茸茸的深褐色脑袋道:“以后叫我利威尔先生吧。”

 

 

————————tb不知道有没有c——————————

说实话这个故事在我脑中的构架其实很简单。。。

好吧就是并没有什么阅读趣味的意思【躺

估计也不会有人想看下去吧【望天

其实我也没有把它写下去的信心啊。。。

最後まで甘えてしまうのは
© 间氯过氧苯甲酸 | Powered by LOFTER